爱言情 > 王爷猎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5 页

 

  「不……要去。」罗昕凭着最后一丝力气制止她。「我……没什么,只……要休……休息一下就好了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小雨犹犹豫不定。

  「我……现在已经好多了。」罗昕脸上痛苦的神色慢慢舒缓,痉挛停止,只剩下胃痛。「小雨,帮我个心,我想到床上躺一下。」

  「是,奴婢马上扶你过去。」

  待罗昕在床上躺下后,小雨赶紧用湿毛巾为她擦脸。

  「昕姑娘,你觉得舒服了吗?真的不要紧吗?」小雨紧张兮兮的问她,脸上无血色的表情不输给罗昕。

  「我不要紧了,谢谢你,小雨。」罗昕虚弱的说道,出尘的绝色容颜,有着疼痛后的孱弱。

  「为什么会这样呢?」小雨皱着眉头,百思不解。「不是是因为晚饭的关系所引起的?也许地是厨房的伙夫煮不新鲜的东西,也许……」

  罗昕没有听下去,因为她沉表的睡着了。

  昏暗的屋内,烛光微弱,萧遥东倒西歪的靠坐在椅子上,手中的酒没有断续的喝完一杯又一杯,脸色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来愈阴沉。

  纪闵尧一踏进房门,所见到的便是这一幕。「王爷。」

  「出去,本王现在不想见任何人。」他低咆,黑眸中凶光乍现。

  纪闵尧摇摇头,脸上充满坚持的表情,「王爷,属下是来跟您谈论有罗姑娘的……」

  「不要跟我提起她的名字!」萧遥怒喝的截断纪闵尧的话,俊脸笼罩上一层阴霾,不断的保持起酒拚命的猛灌,试图消去这个名字在他中心所投下的痛楚。

  「逃避不能解决问题,相信王爷比属下还清楚这一点。」纪闵尧面容严肃的道,平静的声音中有丝担心,也有些了然。

  萧遥的身子顿时僵硬得如同石像,脸色晦黯阴沉得骇人。「逃避的人是她,不是本王。」他充满恨意的咬牙道,全身紧绷得像一根拉满弓的弦,眸中所射出的冷冽目光足以使人透体通凉,自动闭嘴。

  纪闵尧不为他的目光所骇,依旧冷静自若,「王爷,您如果在乎她,就不该将她拘禁在吹雪楼,这是您最大的一个错误。」

  「我没办法!」萧遥彷佛失去理智,疯狂的咆哮着。「王爷……」

  「我没办法,我真的没办法,她说要离开,你告诉我,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,能用什么方法将她留下来吗?他的脸孔扭曲,神色凄楚的问。

  纪闵尧心中油然生出不忍之情,不禁慨然长叹,「可是王爷,您如此的作法只是将她推得更远而已呀!「他蹙眉沉重的道。

  「我已经无所谓了。」萧遥粗嘎的声音干得像沙纸,俊美的脸庞像失去阳光般的憔悴。

  「王爷,罗姑娘最重视的东西是什么,相信您比属下还清楚。」纪闵尧相当担忧的提醒。

  「她要自由。」他非常清楚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了。

  「寻就给她自由。」纪闵尧毫不退缩的迎视他那狂野蛮横的眼神。

  「休想!」萧遥粗暴的低吼,眼中的残虐、警告,教人不寒而栗。

  「您强制困住罗姑娘,她……会恨您的。」他苦口婆心的劝道。

  「就算如此,那也是她逼我的,怪不得本王。」萧遥气愤的叫嚣,铁青的脸色极至难看。

  「爷,别再限制住她们,否则,你有可能因此而失去她。」纪闵尧实在不想将事情说得这般严重,但现实逼得他不得不说。

  「不!我不会失去她,任谁都不能由我手中将她抢走。」萧遥痛苦的嘶鸣,哀号的低吼。

  他紧闭双眼,紧紧握拳头,一想到她头也不回的离他而去的情景,顿时只感到世界崩离。

  见状,纪闵尧只能无奈的摇头,喟然一叹,「王爷,属下只能言尽于此,其余的……唉!」

  为何自古以来,情字一关总是害死不少英雄豪杰,就连王爷这悠游花业、享尽美人温柔的天之骄子,也都难逃美人关一动,纪闵尧无奈的暗忖。

  第九章

  罗昕虚弱的躺在床上,全身疲惫得不可思议,这几天情况一直都没有好转,她的身体好象变得更糟了。

  早上用完膳后,她开始呕吐,吐完之后整个人虚弱得像风一吹就能倒似的。她的心痛没有停止过,而剧烈的胃痛使得她头晕目眩且恶心。

  为了不让小雨过度担心,她没让人雨知道自己不舒服,只能借口睡觉来养病,谁知却愈来愈严重。

  罗昕不了解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何她会觉得全身发冷?她一直非常健康,从小生病的次数用一只手都可以数得尽,甚至是赛车受伤时,她也不曾觉得如此无助。

  她试着对搞虚弱的身体,拚命的强迫自己起来,但是额头的冷汗和胃部加剧的刺痛,让她撑不住的又躺了回去。

  罗昕摸摸自己燃烧的脸颊,惊愕的发现自己愈来愈瘦,削瘦的脸使刀的眼睛看起来又大又凹陷。

  一种陌生的恐吓惧突然捉住她,罗昕惊骇的发现,她竟会觉得害怕与孤单,因为她知道自己真的病了,而且病得很严重。

  可是她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内心的无助,她骄傲的自尊不允许她显得软弱,她不能让任何人看见自己这么软弱无助的样子。

  当房门被打开的时候,罗抻一点知觉也没有。直到一阵抽气声传来,她才慢慢的转头看向门口,是萧遥!寻个局限住她的自由,妄想控制她心灵的男人。

  他僵直的站在门口,惊愕而怕然的看着罗昕,「老天!你……为何……出了什么事?」

  萧遥面无血色的奔到她床边,紧张的把她抢进怀里,仔细的看她惨白的脸孔,颤抖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  「没……什么,只是不太舒服。」罗昕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高大健壮的身躺,不愿在他面前显现出她的脆弱,可是她虚软无力的声音,却暴露出她极力想掩瞒的实情。

  又来了,又是这种淡漠疏离的声音,萧遥恍如遭受重击,失神的跌坐在她的床沿上,痛苦的表情有如雪上加霜,占据了他那早已憔翠不堪的面庞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