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 > 王爷猎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3 页

 

  曲五闻言大惊道:「这个不是很容易让人怀疑到小的身上吗?」只要一想起事迹败露后的下场,他就冷汗直冒。

  「放心,我只是要你在她每天的饭菜中加一点砒霜,日子久了,就形同慢性中毒,没人会怀疑到你身上去的。」她抿着嘴笑,阴毒的瞇起眼。

  「大小姐真是聪明绝顶,连这种毒计都想得出来。」曲五一阵狞笑。「如果你没有疑问,咱们就按照这个计划进行吧!」

  「是,小的一定不负大小姐所托。」她计好的道。

  第八章

  深沉的黑夜如幕笼罩,高挂的皓月探头为大地带来一片晕黄,京城内一座富丽壮观的豪邸,亮起炫目的大粗枝大叶,把整座王府照得有如白昼。大门外的马车一列排过一列,连续数天以来的热闹情景,已招来无数路人引颈探望。

  厅堂里,厚厚的枣红色地毯向各处延伸,室内一片笙歌作乐、胱筹交错的奢磨气氛,陪酒卖笑的美婢,以及来回不断穿梭在宾客间的仆人,让喧嚣声不绝于耳。

  大厅中,扭着蛊惑风情的舞姬,一袭薄纱若隐若现,半裸的胴休尽情挥舞着火辣的热情,让众人目不转睛。

  尤其是她们玲珑有致的身段,加上勾人心魂的媚眼,一波又一波的四入瞟送,挑得在场男子春心大动,欲火焚身。

  豪宅的主人居高临下的坐卧在铺着白色毛皮的矮榻上,左右各搂着一名衣衫不整的妖媚佳人,佳人们正用深情的眼眸注视着他,渴望引起他的注意。

  看看厅中奢靡淫乱的景象,萧遥俊美的面孔是一片神情淡漠,彷佛置身事外。

  「爷,您怎么好久都没找秋棠了?害得秋棠整天在迎春楼时茶不思饭不想的!」古秋棠神情哀怨地低诉,风姿妩媚的递上洒肥侍,一手挑逗的按摩着他结实的肌肉。

  见此,位于右侧面的赵吟仙也不甘示弱,舐着嘴唇,摆事实起最迷人的笑容,更加大胆的将整个身了都偎进萧遥的怀里磨蹭,企图用胸前的高峰挑起他的欲望之火。

  「爷,今晚您是否仍旧到吟仙的房里休息?吟仙现在若是没有您陪伴,根本已经睡不着觉了。」她千娇百媚的说,红唇热情的吮吻着他厚实的胸膛。

  虽然王爷从来不曾对她说过有关甜蜜的爱语,但她有这个自信可以掳获他那颗冰封的心。

  赵吟仙回想起几天前,在曲五离去不久后,久未踏进她房门的王爷,竟突然带着七分醉意来到飘香楼,并且在一见到她之后,便不顾一切的占有了她,像是要发泄心中抑郁之气似的,在她的身上恣意冲刺,摆动着狂野的律动。

  往后的几天,他夜夜到来,也夜夜需求着她美丽的胴体,彷佛要将她揉入骨血之中,那份激烈的疯狂,让她欣喜的为他展开温暖的身躯,并有如上瘾般的一次又一次的乞求他,求他满足她本内空虚的渴望。

  思及此,她不禁全身一颤,今早他在她体内时那纷丰退回充实的灼热感,至今仍隐隐未退引得她想再次品尝那种疯狂的感受。

  「放肆!以王爷如此尊贵之躯,岂是你这个身份卑贱的杀手之女所能独占的。」古秋棠愤恨的怒瞪着他,嫉妒使得原本娇媚的脸庞显得有些丑陋。

  赵吟仙抿嘴一笑,阴狠的表情霎时布满她艳丽的脸,「哼!杀手之女又如何?要论出身,你她好不到哪里去,说难听一点,充其量也不过是个脱光了衣服,长开腿供人当泄的妓女罢了!」她歹毒的道,脸上写满鄙夷。

  「你--」古秋棠的脸顿时涨成猪肝色,气愤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「怎么样?别忘了,现在住在平西王府里的是我,而不是你。「赵吟仙得意洋洋的道,大红嘴倨傲的扬起。

  古秋棠无法忍受她的嘲笑与挑衅,更不容许她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如此贬低自己,一瞬间,一个响亮的巴掌狠狠落在赵吟仙的脸上。

  原本歌乐舞允的大厅,顿安静得悄然无声。

  「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,竟然敢打我的脸!」赵吟仙失声尖叫,也因此带动了整个厅里的人看热闹的气氛。

  「你活该!谁教你要出言不逊,这巴掌算是回敬你的。」古秋棠憎恨的道,这口气无论如何她都吞不下。

  「你这无耻贱人,我不会参谋长过你的。」赵吟仙双目圆睁,杀气腾腾的站起来,打算好好教训她。

  「爷!」站在萧遥身后的石冲,紧张的看面无表情的脸。

  从头到尾,萧遥一直像个不存在的隐形人,冷眼旁观的看着她们两人彼此相互攻击。

  他的心不在此,他的魂也不在此,他的一切思绪早已飞到了吹雪楼里,所有的喜欢哀乐、爱恨情仇,也全部系在房内的人儿身上。

  这一生,只有昕儿能撼支他的灵魂、左右他的思绪,唯有她,唯有她能折磨着人的身心,让他的情绪随着她而起伏、忽高忽低。

  他曾毫不保留的呈现出自己真诚的心,但她却狠狠的将之践踏在地,不曾留情,因此,欲望的沉沦,成了他发泄的手段,在女人温香体热的怀抱中,他寻求能忘却心中那可怕的空寂。

  然而,时间却证明了人受创的心竟愈加空虚,恍若跌入无底深渊,任黑暗将他紧紧吞噬,那难以承受的窒息,令人快要发狂。

  森冷的看着眼前因争风吃醋而剑拔弩张的情势,萧遥阴郁的面容面加深沉了。

  「坐下。」他沉厚的声音虽不大,但却凌厉得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赵吟仙马上腻到他身旁,一脸受尽委屈的表情,「呜……爷,吟仙好可怜呀!您一定要为吟仙作主。」她哭哭啼啼的告状,凭借着萧遥多日来的恩宠,她有自信他会站在她这边,为她主持公道。

  「爷,秋棠自认没有错,谁教她先出口伤人,呜……您也要为秋棠作主。」古秋棠马上将矛头指回去,眼角因受委屈而噙着泪水,显得楚楚可人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