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 > 王爷猎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1 页

 

  「你简直是疯了。」她咬紧下唇,不可置信的冷瞪着他。

  萧遥闻言狂笑,粗暴的加重手下的力道。

  「呀!」罗昕禁不住痛呼出声。

  「你说我疯了?哈哈……说得好,本王是疯了,是为你而疯的。」话声一落,他的唇立即降下,攫获那柔嫩的唇瓣。

  剧烈的痛疼在罗昕被拉下的头皮下燃起,令她犹如困兽般的挣扎与反抗,一双迎视他的冰冷灵眸漾着怒火。

  「放开我……」她愤然的开口警告。

  他温热的舌立刻乘机侵入,迅即与之相缠,炽烈的吸吮。

  罗抻抿唇颤喘,倔然傲气在她眸中升起,睨视着眼前那蓄满欲火的强捍鹰眸,她不假思索的张口用力咬下--毫无预警的,一个纤细玲珑的身影飞跌了出去,重重倒落在地上喘息。

  被儿怒所淹没的萧遥,一身傲然昂立的站在那时,紧抿着嘴角沁出血丝,蛮横发酷的眸光迸射,激起他疯狂的暴戾之气。

  然而那一瞬间,在他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之后,英俊的面孔蒙上一层阴影,强烈的后悔占据眼底。

  该死!他又失去控制了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为什么他总是轻而易举的被她激得失去理智?他又为什么要该死的如此重视她的感觉?

  放眼天下,等着他宠幸的女子有何其多,为什么他却偏偏只在乎她一个女子?一个他从来就摸不透她心思的人儿。

  萧遥的心底升起一股无助感,这是他从来不曾有过的陌生感觉。

  自从他年少得志,凭着一身的智勇双全,屡建功迹,由平民布衣封爵晋禄以来,有谁见到他不是薛敬衣礼,惧畏三分的?更遑论他还是个手拥重兵,威震少场的平西王爷,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臣子,有谁胆敢不服从他的命令?

  但只有她,为何只有她不像其它人一样的服从他?

  怜惜的凝视着那个神情高傲,气韵坚毅的女子,红肿的脸颊令他深深的懊悔与心痛。

  虽然他的手也隐隐抽痛着,但是……该死的!由此可见,他下手的力量有多么大。

  这一巴掌下去,他是否永远失去了她?不,他不敢想,也不能想,那会让他的心碎成一地的,他会彻底崩溃的。

  自从四风以后,她就从来没挨过打,罗昕暗自苦笑,这是长大后的第一次,想不到还真他妈的痛。也好,托他的福,总算重温小时候被妈妈打得遍体鳞伤的感觉。

  强妨着痛楚,罗昕缓缓和的由地上爬起,面无表情的挥旧他伸过来帮助的手,虽然这一巴掌的威力大得足以让她昏死过去,但她的自尊却教她坚强的站起来,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在他面前倒下去。

  「满足了吗?」罗抻冷冷的笑了,凄美的脸上有着害出去的坚决表情。

  萧遥用力的将她带进怀中,充满占有欲的将她紧紧搂住,「对不起、对不起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……只是一时气昏了头,疯了……才会对你下手,原谅我……他硬咽的说不下话。

  「够下,我不想听你忏悔,你最好放开我。」她冰冷的道。眉宇神情充满傲慢的顽强。

  「不,我不放开你,我让你打回来好吗?我只求你能原谅我。」他慌乱的道,神色痛楚的看着她的脸。

  「我再说一次,放开我!」

  当那双明亮如火焰的黑瞳高昂傲慢的迎视他时,萧遥立即放开了她,怕再一次惹她生气。

  「很好,如果没事的话,我要离开了。」

  「离开?」他浑身一颤。

  「我改变主意了,今晚就走。」她平静的道。

  「不,你不能,没有我的同意,你不能走。」他惊惧的吻着她瘀伤的面颊,那儿传来的火热由他的唇刺痛到他的心。「我真后悔。」罗昕无情的侧过脸,闪离他的触碰,森冷道:「当初我应该出声救你的,否则,今天何需落花流水得如此下场?」

  「但我不后悔,没有那一天,我的生命将毫无意义。」萧遥心痛且酸楚的抚着她红肿的脸颊道。

  罗年打掉他的手,再一次拒绝他的触碰,「别碰我,你没这个资格碰我。」她冷冷的警告。

  萧遥闻言心宛如被人用针刺了一下,「到底你要我怎样做才会高兴?」他的脸有着深深的绝望与空洞,「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失去控制,还在失去控制后失手打了你,但你不能因此而拒绝我对你的心意。昕儿,这不公平啊!」

  「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事,相信你比我还清楚,不是吗?」她幽然一笑。「我不会改变心意的,这一巴掌应该足以偿还你这阵子以来的照顾,我要走了。」她还是要离开?在他拋弃了男人的自尊,王爷的尊严乞求她留下来之后,她还是执意要离开?萧遥整个人陷入无法承受的打击中,僵硬得无法动弹。

  「不要走,昕儿,求你不要走!」犹如笼中困兽般,他发出最后的嘶吼。

  罗昕彷佛视若无睹,只是一径的望着空旷的大草原。「我不回吹雪楼了,请你派人跟小雨说一声,感谢她这十天来的服侍,我会记在心里的。」淡漠的说完,她终于转身离去。

  「站住!」猛地,由后而的一只手紧紧的箝住她的手臂。「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之后,我怎能让你就此轻易离去。」

  深深的绝望,让他隐匿在黑暗处,不愿让她看见的残忍一面,终于倾囊而出。既然用所有的办法都不能留住她,他宁可让她恨她一辈子,也不愿就此放过她。他的个性向来是得不到的东西,他宁可毁之,也不愿让别人拥有的机会。

  「你必须永远留在本王的身边。」他突地露出阴鸷的冷笑,脸上浮现一股凶狠严厉的寒意。

  「只要是我想走,你绝对留不住我的。」她清灵的眼瞳,透露着坚决离去的意志。「脚长在我身上,除非你将我软禁起来,否则,我是走定了。」

  萧遥俊美的脸庞扬起一道阴沉之光,你倏地向前,将她的手腕箝制在掌下,昂魁迫人的身躯带着一股骇人的狂野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