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 > 王爷猎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9 页

 

  萧遥整个人瘫在书桌后的大椅上,闭上眼睛,心想,现在是黄昏时刻了吧?

  中午在送走短暂停留了三天的尹云天之后,他立刻躲到书房来,托词有公文待处理。事实上,这些公文可以等,只是他必须保持忙碌。

  他黑瞳睁开,疲倦的揉着太阳穴,然而他的心已想着罗昕,总是这样,他不能离开她身边一分钟而不想到她,而和她一起时,他也不能制止自己伸手去触摸她。然而,触摸到她,他却无法自制的想要吻她,而一吻了她,他便会想要拥有全部的她。

  此刻,他正在等待,这是七天前他绝对不可能会做的事。他等待着、观望着,然而她超乎平常的冷漠,让他的心吵由得进行起一场激烈的战争。

  他可以轻易看出任何人心里的想法,唯独她那双氤氲的瞳眸,闪烁不定,蕴藏着他无法捉摸的心思,为此,他感到害怕、感到心慌。

  对于生命中那些来来去去的女人,他向来从不多费心思,但她不一样,从第一眼见她起,他就知道她与其它女人完全不同。

  她能捉住他全部的心神,只要她眼神一有动静,他就不自觉的惊慌失措,生怕抓不住她飘忽的灵魂。

  老天!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碰触她时,她身体的僵硬,他可以察觉少数时候,他极温柔的轻吻她时,她的唇变得如此驯服,他知道她并不厌恶他的吻。事实上,轻吻也是他唯一能证明她的存在,并保持自己正常的方法。

  美丽、复杂、令人渴望、不可捉摸的昕儿呀!他的手伸到颈背,漫不经心的揉搓着。

  很快,他向自己保证,她很快便会成为他的,而他会尽一切力量确保她的人、她的心、她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。

  萧遥起身,走到可以俯视府内后半部的窗前,视线沿阒湖泊缓缓移至凉亭,没有找到他想看到的美丽身形,他失望的垂下眼睑,正欲离开窗边时,远方马场栅栏内的侧影让他突然屏住息。

  「不--」当他看清楚马上的人儿时,惊惧在他心中激烈奔洒,一声颤然的吼叫响彻云天,直上云霄……炎热的下午很快过去了,在太阳西落前的一个小时,罗昕整个人已经轻轻松松的上了马,英姿焕发的骑着阎罗在大草原上绕圈子。

  阎罗只有在经过纪闵尧和朱庸面前时会竖起耳朵,其余时间,它都能表现出完美,驯服的样子,就像一匹通晓人意的大漠神驹,完全没有之前的野性难驯。

  一旁默观全场的两个男人,从最初的蓄势以待,并随时准备冲入场中救人的紧绷,到现在惊诧得不可置信的目光下,身子却依旧保持着最佳的应变状况,因为两人都太清楚阎罗这匹马是有始以来最危险、最不可预测的动物。

  「罗姑娘真的不是天仙,而跟我们一样是凡人吗?」朱庸深深屏息,身为一个马师,他不但不嫉妒罗昕的技能,反而钦佩的望着她。

  「我跟你同样有这个疑问。」纪闵尧回他一个苦笑,眼睛仍专注的看着场中一个一马。

  「你看,阎罗在她的手上,简直乖得像是一只没有脾气的绵羊。」朱庸双眼闪亮,声音兴奋得跟个孩子似的。

  「放眼天下,我看没有一个人的驯马功夫能像她这样纯熟了。」纪闵尧敬佩道。

  岂知,他话才刚说完,猛地,一道雷霆万盛的严厉气势骤逼而来,让人不禁浑身一颤。

  纪闵尧和朱庸见到来者为何人后,纷纷畏缩了一下,有种大祸临头的预感。

  「王爷!」两个人僵硬的上前行礼。

  「退下!」萧遥吐出残暴的凌厉之音,有若阴啸的冷风。「昕儿--」他叱咆的高吼,一见到那载着马的匹,他简直肝胆欲裂,双眼迸炽热的火花,骇人怒吼声几乎憾动整座平西王府。

  叫唤声清楚的传遍整个大草原,罗昕诧异的回头,只见萧遥魁挺昂然的身驱傲立于夕阳下,一身银白衣袍更显尊贵夺人,俊目闪现棱芒,杀气毕现,威猛吓人。

  「昕儿,停下来。」马背上的美丽傅影,无一不撩拨着他已渐失控的理智。

  仍深深沉醉在驯服阎罗的成就感里,罗昕对于能骑着神驹瓷意奔驰,听着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的快感,心底有欲罢不能的急切渴望。

  无视于那沸腾的怒吼声,她挟紧马腹,低声道:「别理他,阎罗,趁着天还没黑,我们再跑一圈。」渴望自由的心催促着她。

  阎罗毋需她重述命令,已然放腿奔驰,她紧紧攀在马上,脸上洋溢着前所未有的兴奋及喜悦。

  「昕儿,不要呀!昕儿,拜托不要骑它,不要跑呀!求你,等一下!」

  萧遥焦急的想追上去,恳切的语调令罗昕更加叛逆的加快马的速度。

  「王爷,您冷静一下。」一旁的纪闵尧和朱庸见主子不顾生命的只想冲向前去,全然不理会自身的安危,不禁忧心的急喊。

  然而,萧遥那被恐惧所取代的面庞已狂野,根本听不见旁人的任何话,他的理智已随着恍基要弃他远去的倩影而消散。

  「昕儿!」惊慌的吶喊出自他的肺腑。「快下来,它会把你给踩扁的。」萧遥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忍受那股由心底升起的恐慌与惧怕,敏捷的身影迅即飞出。

  「王爷!」石冲的身形紧随在后。

  原本平静的阎罗,在嗅到一股直逼而来的暴戾之气后,竟开始横冲直撞起来。

  罗昕镇定的拉住马缰,伸手触着它不住抖动吐气的头,轻轻的在它耳边呢喃安慰。

  「昕儿,我来接你了,快下来。」萧遥的声音充满了畏惧。

  「别过来,你会吓到它的。」她冷漠的道,注意力完全放在安抚马匹身上。

  「该死!如果它敢撒野踩伤你,我会亲自动手把它给杀了。」他威胁道。野蛮的脸上充满嗜血的残酷。

  「你这笨蛋!」罗昕森冷的目光狠狠的射向他。「我本来已经把它给控制住了,结果你一过来就坏了事,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」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