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 > 王爷猎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8 页

 

  「我会的。」她浅吟淡知的回答。

  「该死,朱庸,快拉住它的头。」纪闵尧大声喊叫,飞快的自马蹄下救起一名险些丧命的马房小厮,然后交给早一旁待命的下人。

  「纪护卫。」三名小厮吓白了脸,颤抖的接过受伤的同伴。

  「全都下去吧。」他淡然道,转身看着场中昂首嘶鸣,踢起一地灰烟尘土的银白色骏马,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  他们称呼这匹马为「阎罗」,取人性命的阎罗王,的确是有其原因,毕竟它已经让三个人葬身马蹄下的前例了。

  马房总管朱庸奋力扯着马缰,走向栅栏中央的木柱,身子灵敏闪躲阎罗恶意的前踢。任务终于完成后,他拖着先前被马踢中,微跛的右脚,走到栏边一脸沉思的纪闵尧旁边。

  「让它休息一下,今天它的脾气是有始以来最坏的一次。」朱庸喘息道,刚才那惊吓的一幕,显然民对他影响颇深。

  「半年了,你还是没能驯服它。」纪闵尧有趣的挑眉。

  朱庸喟然一叹,有如斗败的公鸡满脸颓丧,「我们在这匹马身上所花费的工夫比驯服一般烈马多太多了。」

  一般而言,训练马匹多采用较平静、温和的手法,除非在遇到像阎罗这种叛逆的野马。

  几个月来,它每天至少将他甩下马两次,而当它无法甩脱骑者时,它便干脆整个后仰翻身,这是一种对马匹致命,而且危险的习惯。

  朱庸几乎已打算承认失败,对于一个享誉天下的顶级驯马师来说,这是他过去从未做过的事。

  「我终于明白,为何东方门会派人送这匹马来王府了。」灵光一闪,纪闵尧嘴角突然扬起一道了然的微笑。

  「难道有什么原因吗?」朱庸一脸纳闷疑惑。

  「我看,八成是影儿小姐在背后搞的鬼。

  孟影儿是萧遥失散多年的亲妹子,在因缘际会下被「追魂圣医」祁紫阳所收养,如今仍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擎天门门主东方焰的爱妻,为人虽顽皮,但却不失分寸。

  「可是,当初这匹马不是东方门主用来祝贺王爷生辰的贺礼吗?」朱庸永远也忘不了阎罗到达王府的那一天,整个王府上下是如何的热闹。

  半年前,擎天门派风子俊为代表,将大漠神驹阎罗送往平西王府,以表祝贺之意。岂知,在抵达王府大门前,因负责控制马匹的弟兄不小心疏忽,竟让阎罗乘机跑了出来。

  阎罗横冲直撞,如出入无人之境,一古脑儿的闯进王府,当下引来尖叫声四起,整个宴席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给弄得一塌糊涂,乱成一团。

  所幸,后来到临的王爷飞身一纵,在风子俊的帮助下,两人合力将马制伏,才将这场风波给快速平息。「名义上是祝贺之意没错,可是私底下就不是如此简单了。」纪闵尧意喻深远的道。

  想起孟影儿那爱整人的个性,八成是想借由阎罗的野性不驯,来让她大哥伤透脑筋。思及此,他眼里不由的浮现笑意。

  「我还是不懂。」朱庸蹙眉轻叹。

  上次擎天门的门主东方焰偕同妻子孟影儿与儿子东方忍来访时,他刚好因公外出,错失业率与他们会面的机会。所以孟影儿那古灵精怪的性子,他也因此而逃过一劫没领教到。

  「等下次有机会见到她时,你就会明白我所说的了。」纪闵尧卖关子微笑着,眼睛被栅栏中央的银白色骏马列给吸引住。「坦白说,我从没见过哪匹马像阎罗生得这么有灵气的。」他赞叹的遥头,心想它真不愧为大漠神驹中之王。

  「阎罗的血统优良纯正,王爷有意将他与旋风交配,只可惜目前还没有办法,必须再等待一段时间才行。」朱庸感慨的想,大漠神驹的缺点也是唯一的优点,就是灵性太重,要驯服它们不是件易事。

  「阎罗虽然是一匹母马,但是如果坚决不愿被驾驭,拿它来育种就太危险了。」纪闵尧的语气是可惜的。

  「是啊!就怕它会传下什么疯狂的因子在下一代身上。」朱庸一脸忧心忡忡。

  「真的没有人可以驯服它吗?」纪闵尧双手环胸,剑眉微皱。

  「连王爷也亲自试过了,还是不行。」朱庸有气无力的道。

  「可以让我试试看吗?」

  纪闵尧和朱庸被突如其来的女声给吓了一跳,匆匆转身,却见一名眉宇睨着傲然英气,灿亮发丝交掩下,有着绝尘朱颜的女子坐在栏杆上。

  虽然听见朱庸惊讶的吸气声,但纪闵尧的注意力,却完全集中在眼前的美丽女子身上。

  「罗姑娘!」纪闵尧错愕的瞪大眼睛,差点没咬到舌头。

  「原来你就是……」朱庸从惊艳中回神,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  听说王府来了一位天人般的仙子,有着清妍之姿、绝艳之内采、圣洁无邪之灿耀,似男若女般深雅莫测,今天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面,但他对她的认识却早已由王府内的人口中熟知。

  「纪护卫,我可以试试吗?」罗昕轻巧的翻过栅栏,走向他。

  「这恐怕不行。」纪闵尧开始觉得心跳加速,眼皮更是急剧的跳动。

  把他紧张的表情看进眼底,罗昕不禁哑然失笑,「放心吧!我不会替你招麻烦的。」

  「这不是麻烦的问题,而这是匹马是个马物。」他无助的呻吟。

  「让我试试。」她淡然道,冷凝的脸上充满坚决。「我曾经受过正统的骑马训练,对于安全问题,我自己会小心的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纪闵尧急着寻找志同道合的同伴。「朱庸,你杵在那里干什么?还不说说话!」

  「罗姑娘,这匹马实在太危险。」朱庸的声音有着异常的严肃。「过去半年来,我们请遍全国各地最棒的顶尖好手,她都无法骑上它,还有三个人因此而丧命,根本没有人能够驯服它,所以你还是别……」

  「我说过我会很小心的。」罗昕冰冷的截断他的话,抬头望着正午的太阳,纤细的肩膀傲然的挺起。「太阳下山以前,我会骑在那匹马身上,如果没有,从此之后,我绝不会再靠近它一步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