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 > 王爷猎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2 页

 

  对一个连泡个面、烧个开水都会将半个厨房给烧毁的人来说,任何心脏无力的人,都会连想都不敢想的禁止让她再进下厨房一步,免得被她活活给吓死。

  「昕姑娘……」从未预料能得到主子的赞美,小雨全然不知所措。

  从小到大,她从来没有让人如此夸奖过的经验,这次算是破天荒的头一道,倒教她既感羞涩又感惊喜,只能呆愣的站着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罗昕看得出她的不好意思,因此出声解了她的困窘,「一起坐下来吃吧!那么大的桌菜,足够十个人吃还绰绰有余。」可怕,就算是凯悦饭店里的师傅,民不见得煮得出来自己眼前这些菜。

  小雨摇摇头,「不,奴婢已经吃过晚饭了,谢谢昕姑娘。」

  「晚饭?谁叫你吃晚饭来的?」罗昕挑了挑眉,嘴巴淡淡的扬起一角。「我们现在要吃的是宵夜。」

  「奴婢没有吃宵夜的习惯。」小雨吶吶的说,不安的绞着手。

  罗昕脸色转冷,然后故意装作一副不悦的表情,「坐下。」她冷声命令道,十分清楚的知道,她要是不拿出一点威严吓唬人,就怕她说到嘴破,也抵不过自古流传下来的那一套主尊奴卑的八股道理。

  果然,她见小雨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,马上乖乖的在她的身旁坐下来,这证明了她的想法果真没有错。

  暗暗的轻叹了声,向来自由自在、孤独惯了的罗昕,也不由得为这封建时代产生无力感。

  「昕姑娘,你……」

  看着那天下少有的绝美脸蛋,小雨不明白为何主子的四周会突然被一团冷漠的疏离感给包围,这教她原本就忐忑不安的心,不由得慌起来。

  罗昕明白自己的出神已经引起小雨不小的心慌,因此她微微收敛起心神,朝小雨淡然一笑,「我没事,咱们吃吧!

  罗昕几乎要睡着的陶醉在足以当泳池的浴池里,雾气弥漫,芬芳的花香飘逸在蒸腾的热水中。

  透过半瞇的双眼,罗昕静静的打量着四周,眼中欣赏的神色,恍如这里是她的私人天地。

  圆滑白润的大理石,呈现一道彩虹的七种色泽,井然有序的堆围的浴池边,如轻烟的水气漾蒙飘浮,如暮霭云铺。

  利用天然造景的奇观,热水不断的从石缝中流出来,温度恰巧适中,极具有医疗的作用。事实上,这里比毫不输给日本著名的温泉,罗昕不由得赞叹的想。

  她动了一下身子,任由芬芳的泉水沐浴过全身,突然一声细小但却有力的敲门声,将她自昏睡和陶醉中惊醒。

  「谁?」冷冷的声音似乎在告诉来人,她不高兴有人打断她的安宁。

  「是我,萧遥。」低沉的嗓音,有若盘石般稳重。

  罗昕的脸上闪过一丝恼怒,「有什么事吗?」

  「我带药来治疗你的伤口。」

  「不用了,我的伤口已经快痊愈了,不需要再上药了。」也不耐烦的说,脾气开始上升。

  在这里休养了近十天,日子虽过得差强人意,但是她仍是有不满之处,问题就是出自于门外那个男人身上。

  事实上,他的行为就像是怕她会突然不见似的,只要她一转过身,必定会发现他就在后面。这种紧迫盯人的迫感,已经开始让酷爱自由的她,逐渐觉得吃不消了。

  「不行,你的伤口一定要上药。」他坚持的说,再次捶门。「快开门,让我进去。」

  罗昕忿忿的踏出浴池,伸手抓住毛巾,往身上擦试,早先她唯一带进澡堂的衣服被小雨给收走了,换了一套粉紫色的宫装。

  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下,她只好匆促的换上,纵使她十分不喜这种碍手碍脚的衣服,也只能勉强穿上,这总比裸身来得好多了。

  「昕儿!」萧遥的敲门声再次响起。「赶快开门。」

  「我说过不要叫我昕儿!」怒火高涨的打开门,罗昕差点没一掌挥过去。

  萧遥踏进浴间关上门,避免热气外泄。「什么事耽搁了你这么久……」他边说边转过身,声音突然消失了。

  老天!他被眼前美得飘逸出尘、有若桃李般艳丽的人儿给惊吓住了,她她美,真的好美。

  虽然早知道她有着一张绝美出尘的脸,但换上宫装后的她,竟有若仙子下凡、在雾气缭绕下,气韵悠悠淡淡,如水柔、如云清,那股纤尘不染的圣洁气质,如魔魅勾动人心,简直把京城名妓古秋棠和他府中的赵吟仙给比到塞外去了。萧遥对她的爱恋,更加深了。

  「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」罗昕眉目微蹙的瞪着他。

  「没有。」萧遥嘶哑的回答,她的美丽强烈的憾动他的心。

  「既然没有,那很好。」她水瞳微凝,风情自逸。「因为你的眼神让我非常不舒服。」她不悦的指出。

  「我的眼神哪里错了?」他低眸淡笑,声音幽然。

  「待在襄浓别苑,并不代表我就是你的猎物。」罗昕意味深长的冷视着他。

  如果他真有这个念头,她宁可马上离开,绝不拖延,因为这世上最不需要感情牵扯的人就是她。

  「你为何会如此认为?」他眸中闪过一抹谨慎的光芒。

  「是你让我这么想的。」罗昕握紧拳头,努力压抑心中的愤怒。

  「我没有把你当作是猎物。」他的声音异常冷静的说着。

  事实上,他的确没有把她当成猎物,他只是把她当成所有物罢了,他绝不愿让任何人有欣赏她美丽的机会。

  「没有最好,否则我随时会离开。」她飘淡的口吻写满冷绝。

  「你敢!」萧遥情绪激动的搂住她的腰,他绝不允许她离开。

  「我绝对敢。」罗昕眼神坚定的迎视他。

  甩开他的手,就好象甩掉刀子一直感觉到的威胁,她的心开始忐忑起来,她早感觉他的独占欲特别强,只要他主为是属于他的一切,就就会牢牢的抓紧。而她也还记得他第一次吻她前所说的话--你必须也属于我!这是一种宣告,宣告她是他的所有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