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 > 预借老公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4 页

 

  傅子芃跟过去,指着对面骑楼下的男人,此时那个男人正好抬起头,往她们这个方向望了过来。

  童妘默看见了那张熟悉却又令她心痛的脸,脸色瞬间刷白,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,避开他遥望的目光。

  “不行,我还是报警好了。”傅子芃的注意力一直在那可疑男人身上,因而没发现童妘默的不对劲。

  她跑过去,拿起桌上电话就要拨打11O,童妘默却快一步的抢过电话,阻止她报警。“子芃姊,不要报警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要报警?”

  “他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。”她将电话挂好,走回椅子上坐下来,却开始心神不宁,再也无法平静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傅子芃这时才发现她有些慌乱的神情,有着明显的不安。难道说……“妘默,你认识他吗?”

  “子芃姊,我不想骗你,那个人就是侬侬的爸爸。”

  “侬侬的爸爸!”傅子苋一听是侬侬的爸爸,马上又冲回窗户边,想将他看个清楚。无奈她是个大近视,加上又有些距离,实在无法看清楚他的五官长相,否则她真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男人可以这么混蛋,狠心去伤害一个这样深爱他的女人。

  “你想见他吗?”

  童妘默摇摇头,“不想。”她不想再痛一次了。

  “那我去把他赶走。”傅子芃迅速冲下楼,快得让她想叫住她都来不及。

  她只能跑回窗户边,担心子芃姊会为了替她出口气而出手打他。

  她知道就算子芃姊真的打了他,他也只会默默的承受下来,她知道他该被千刀万剐,却依然感到不舍。

  傅子芃冲下来跑到马路对面,当她看见那男人拄着拐杖时,到了喉间的话全吞了回去。

  傻傻的呆看了他三十秒,结果半句话也没说,又转身回到音乐教室。

  童妘默一看见她跑回来,便快步跑下楼。“子芃姊,你跟他说了些什么?”

  “我一句话也没说。”傅子芃摇摇头。“妘默,我看到他拄着拐杖,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”

  “你是说他拄着拐杖?”

  “你没说他是个残障,”她看她似乎也受到很大的震撼,于是问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

  “我离开的时候,他并不是这样的。”难道说……发生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?

  然而最后,童妘默还是没有见他。她需要时间做心理准备,无法马上面对他。

  晚上回家后,她便去问她父亲。

  “爸,你可不可以告诉我,当你把戒指拿去还给他时,他当时是什么样子?”

  “除了瘦了一点,看起来还不错。”

  “他的腿,我是说你有看到他撑着拐杖吗?”

  童柏维摇摇头,“我并没有看到什么拐杖,你怎么会突然问起他的事?”

  “他今天到音乐教室对面,我并没有见他,但是子芃姊说他撑着拐杖。”

  “你不想见他吗?”童柏维回想起当时尹斯衍痛苦的神情。说他不爱妘默,实在让人难以相信。

  “我该见他吗?”

  “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侬侬的爸爸,为了侬侬,你是应该和他见一面。”

  童妘默沉思片刻之后,点点头。“爸,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  爸爸说的对,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侬侬的爸爸,她没有权利不让女儿和她亲生父亲相认。

  第八章

  童妘默以为自己已经将心情调适好,能平心静气的去面对他,然而当她真正和他面对面时,却依然忍不住激动的情绪,因为他的无情让她无法不去怨、不去恨。

  一股奇异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转,谁也不愿意先开口说话。

  童妘默认为他至少该有话先对她说,而尹斯衍却因为对她有太多太多的亏欠而开不了口。

  桌上的咖啡已渐渐冷却,她在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后,才缓缓开口。

  “如果你没有话要说,那我走了。”她站起来,准备离去。

  尹斯衍在情急之下慌忙的拉住她的手。“妘默。”

  当他的手碰触到她时,她猛然惊慌,迅速将手抽回来,睐了他一眼后,才重新坐了下来。

  “妘默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孩子的事?”他一想到她一个人得独自面对怀孕时的不适,还要面对这个社会对未婚妈妈的异样目光,以及生产时所受的折腾,只要一想到这些,他就感到痛彻心扉,整颗心全都揪紧在一块。

  童妘默对于他知道孩子的事,一点都不惊讶,她比较讶异的是,他竟然在孩子快满一周岁时,才来找她。

  “你要我怎么告诉你?当我一个人去洛杉矶,在机场足足等了你五个多小时,不停的打电话给你,也留了数百通留言给你,你有回过吗?而你又是如何躲我的?等待的结果所得到的回报,是电视、报纸发布你和杰琴的结婚消息。我本来还不相信你会这么狠心的对我,所以我到你公司大楼外足足等了你一个星期,内心受到多少的煎熬和折磨,直到我的心慢慢死去为止。”

  她一声一句指责着他的残忍和冷酷无情。“我永远无法忘记你的秘书对我说过的话,她当时的眼神充满着鄙夷,她的话、她的眼神就像是把利刃一样,往我的心口千刀万剐,让我鲜血淋漓、体无完肤。”

  “对不起,我——”

  “你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若说出这种话,只会让我更瞧不起你。”

  “对不起!”

  “你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,你只不过不再爱我而已,不,或许该说你从来没有爱过我,所以你没有错。”

  “若我说我到现在仍深爱着你,你愿意再相信我一次吗?”

  “笨一次可以说是无知,笨两次就是愚蠢了,人生只要笨一次就够了。”童妘默端起咖啡杯想再喝一口时,才发现咖啡已经喝光,她改端起冰开水,滋润她干涩的喉间,却滋润不了她已干涸的心田。

  她的话句句都像是一把针,刺痛着他的心,让他低头默然无语。

  童妘默睨着他那一脸受伤的神情,心里禁不住燃起一股怒火。他的样子彷佛一切的错都在她,他是想让她感到愧疚吗?只为了她隐瞒孩子的存在?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