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 > 预借老公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1 页

 

  “等有一天,我心中的伤痕结痂,不再那么痛,我会告诉你们关于他的事。”

  凌婧倪和奕茗妶贴心的点点头。

  童妘默虽然在爱情路上跌了一跤,但有始终包容她的父母,还有这一群最要好的朋友,比起更多不幸的女人,她仍是幸福的,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会好好珍惜这一切,来报答所有爱她、支持她的人。

  第七章

  美国,洛杉矶

  童柏维为了安排由旧金山交响乐团到台北演出的事宜,亲自到美国一趟。

  在处理完公事之后,他特地绕到洛杉矶,只为了将女儿和尹斯衍的事情做个彻底的结束。

  在经过尹氏科技层层通报之后,他终于见到尹斯衍。

  尹斯衍没想到经过这么久的时间,童柏维会突然来找他,面对他时,心中充满了愧疚。

  “你曾答应过我,不管最后结局如何,绝对不会让我女儿受到伤害,但我很遗憾,你并没有信守你对我的承诺。”童柏维对他没有半句责备的话,只有对女儿的心疼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责备我?”

  “爱情是不能勉强的,当一个男人不爱一个女人时,放手让她离开,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,只不过你不该用这种方式来伤害一个曾经这样深爱你的女人。”

  尹斯衍低垂着头,无言以对。

  “我今天来找你,是为了替我女儿还你一样东西。”童柏维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戒指,放在桌上。“我想从现在起,我女儿和你之间才算真正的结束。”

  “妘默她……好吗?”尹斯衍明知他没有资格再去关心她,却仍忍不住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。

  “你不用担心,她是个很坚强的孩子,她过得很好,你不需要对她有任何的愧疚。”

  “对下起!”

  “爱或不爱是不需要说抱歉的,我只想知道,你曾经爱过妘默吗?”他想知道他女儿为他所做的付出,究竟值不值得。

  “爱。”直到今日,他对她的爱始终没变过。

  “我替我女儿谢谢你曾经爱过她。”至少,那个孩子不是男女短暂激情下的产物,这对她来说是幸福的。

  童柏维站起来,未道再见就往办公室门口走去,当他手握住门把正准备打开门时,尹斯衍的话再度响起。

  “我能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

  “如果是因为愧疚,我宁愿你不要再去打扰我女儿了,请留给她一个平静的生活,我们都会感激你。”

  “如果不是因为愧疚,而是爱呢?”

  童柏维转过头看他,从他眼神中看见炽烈的火焰,一股带着浓烈爱意的火焰,神情申明显有着浓浓情深。若说这样的炽烈情狂不是爱,那怎样的爱才是爱呢?

  “我虽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,对你和妘默的事我只有遗憾,却没有责备。但是

  ……”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,再幽然的说:“如果你再一次伤害我女儿,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  “如果……如果当我有自信可以再给妘默幸福时,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,让我证明。”

  “证明什么?”

  “证明我对妘默的爱。”

  “我希望你是百分之百确定之后再去找妘默,她所需要的是一个男人坚定的意志,而非摇摆不定的心。”

  “谢谢你,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失望。”

  童柏维没有再多说什么,迳自拉开门离开。他这次来,除了替女儿将戒指还给他,最重要的,也是想看看离开妘默之后的尹斯衍,过得好吗?

  然而从他脸上那始终郁结的眉头,略显消瘦的脸颊,以及不同昔日的自信言语和神情来看,他这段日子来并不比妘默好过多少。

  发现这一点之后,对于他抛弃妘默的事,多少有些释然了。

  尹斯衍怔愣的望着那扇门开了又关,他的手中紧紧握着结婚戒指,再凝望着自己左手上,从没取下的同款男戒许久。

  童柏维的出现仿佛在他心里重新燃起一股希望之火。是的,他不该再这般自怨自怜,医生说过只要持之以恒的做复健,要恢复以往的健康不是没有机会。

  他不该放弃机会和希望的,不管要花上多少年的时间,只要能换得一辈子的幸福,说什么他也要赌上一赌。

  不然,没有妘默的日子,对他来说又有何意义呢?

  此时尹斯衍茅塞顿开,心也跟着开朗了。

  他很快的拿起电话打给他的医生,请他安排复健事宜。

  他告诉自己,不论要花多久的时间,他一定要重新站起来,亲自走到她面前,重新找回她对他的爱。

  *** 凤鸣轩独家制作 *** bbs.fmx.cn ***

  尹斯衍从一个最不配合的病人,转变为最努力积极的病人,让大家都感到惊讶万分。他每天到医院复健两个小时左右,再搭配物理治疗。

  这期间不管多辛苦,他都咬紧牙根,任由汗水湿透衣襟,也从不喊一声苦,更不见他有过退缩。

  终于皇天下负苦心人,经过半年的复健,虽然距离他重新站起来仍有一段遥远的路,至少,他的双腿终于有了知觉,他的辛苦也有了代价,他相信只要他努力不懈,很快就能重新再站起来。

  而他愿意接受复健,也让所有关心他的人欣喜若狂,感动落泪。

  尤其是景杰琴,当她在医院的复健室里看到尹斯衍这么努力辛苦的做复健,她就忍不住想哭。

  休息时,她拿了条毛巾替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。

  尹斯衍从她手上拿走毛巾,“我自己来。”

  “斯衍哥,看到你这样为妘默所做的努力,让我真的很嫉妒她。”其实她已经对他死心了,她很清楚不管自己再怎么努力,再怎么改变,他也不可能会爱上她。

  一年多前,他从维也纳回到洛杉矶,在高速公路上发生连环车祸,动了一场紧急手术,当他恢复意识后发现双脚毫无知觉,才知道他在这场车祸中伤到脊椎,以后有可能得一辈子坐在轮椅上。

  她还记得当时他虽一脸痛楚,却没有怨天尤人,第一个想到的却是妘默即将来到美国,他担心她若知道了会承受不了,也害怕残废的他会拖累她一辈子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