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言情 > 预借老公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1 页

 

  “姊,爸又不是豺狼虎豹,你怕姊夫被爸给吃了吗?”童云飞眼睛盯着电视,不忘调侃她。

  “臭云飞,你看你的电视,少罗唆。”她瞪了弟弟一眼。“妈,爸爸到底要和尹斯衍说什么,有什么话不能在客厅说的?”

  “不就是男人之间的谈话。”

  童妘默又再次走回书房前,想开门进去,又不敢。

  “姊,你是担心爸爸将你从小到大罄竹难书的糗事告诉姊夫呀!”

  她辩驳道:“我从小到大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更是爸妈最贴心、听话的好女儿,我哪有什么糗事怕人家说的。”

  “不知道是谁在幼稚园的时候,当众脱男同学的裤子,害得那个男同学一个星期不敢上学;还有,是谁将阿妈养的鸡的毛全拔光,说要试试看没有毛的鸡会不会感冒;又例如说高中时,是谁偷偷暗恋学校的音乐老师,还写情书给那老师……”结果,那封情书却阴错阳差被送到学校的老姑婆老师手里,害得那名老师以为有人暗恋她,心花怒放了好久,最后才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;又例如说,不知道谁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睡觉还会——”童云飞说到这里,眼角余光瞄到书房的门已被打开,尹斯衍挺拔的身影已走出书房。

  “童云飞你给我闭嘴,你要敢说出来,我保证让你从此变哑巴。”她威吓道。

  “说什么?”她还当他是三岁的小孩呀!他现在身高足足高她二十几公分,论力气也此她大,要打架也不会打输她,谁怕谁呀!“喔,你是说‘尿床’呀!”他还故意特别强调尿床这两个字。

  “童云飞你找死。”童妘默冲过去,直接骑在弟弟的身上,抡起拳头住他身上打去,但对他来说却是不痛不痒。

  “姊,虽然说你已经嫁人了,可是还得保持淑女的形象呀,人家学音乐的女孩子都很有气质的,可你这双手不像是弹琴的手,倒像是打跆拳道的手。”

  “我的淑女形象都被你气到拿到冰箱冰起来了。”

  “可是你这个‘虎豹母’的样子,若是被姊夫给看到,他要是跟爸妈办理退货那怎么办?爸妈可是要养你一辈子,那很划不来耶!”童云飞故意激她。

  “童云——”飞字在她瞄见站在书房门口的尹斯衍后,她像是被点了穴,动也不动的。

  “完了,原形毕露!”童云飞又再补上一句。

  童妘默瞬间羞红了睑,连忙冲回房间把自己藏进棉被里。“天呀!这辈子从没这么丢脸过,可恶的童云飞。”

  门外,童云飞一副看好戏的说:“妈,你看到了没?姊脸红了,姊竟然也会脸红耶!”

  “云飞,别闹了。”看着站在书房门口的两个大男人,她露出慈爱的笑容问道:“你们聊完了?”

  “是的。”尹斯衍点点头。

  “姊夫,我可得提醒你货物既出,概不退货。”

  他回以莞尔一笑。“我进去看看她。”

  “妘默从小脸皮就薄,你别笑她。”侯俞如提醒着。

  “妈,你说错了吧,脸皮薄会脱男同学的裤子,脸皮薄会写情书给男老师?”

  “云飞,你今天不用念书了吗?”她斜眼一瞄。

  “我已经是大学生了,又不是小学生,哪有天天写不完的功课。”

  童家和乐融融的气氛是身为独生子的尹斯衍从未拥有过的。

  这样的天伦之乐,更是他所期盼的幸福。

  在未来到童家之前,婚姻对他来说只是一种义务,生儿育女更只是为了延续尹氏企业的一个责任。

  但是现在,看过了童妘默阿公阿妈的平凡相处,看过她父母组成的幸福家庭,他知道婚姻不单只是一种义务,而是可以为他带来快乐的一种关系。

  他进了房间,站在门边看着床上把自己紧紧包在棉被里的人,还真有点担心她会把自己给闷死。

  走过去,他想把棉被拉开,里头的人却揪得死紧。“你想把自己闷死吗?”

  “把自己闷死总比丢脸死好。”她和他像拔河一样拉扯着棉被,但毕竟是女孩子,力气哪比得过一个男人。“算了,你要笑就尽管笑好了。”她嘟着嘴认命了。

  “我有说过会笑你吗?”看着她羞红着双颊,美得让他无法移开双眼。“只是没想到你有暴力倾向。”

  “尹靳衍你——可恶极了!”竟然敢取笑她。

  他但笑不语。

  “笑什么?你牙齿白呀!”不知道为什么,和他相处过程里,她总是被气得半死的一方,而他总是轻而易举的掌控情势,这让她感到非常挫败。

  尹斯衍靠近她,将她搂进怀中,什么都不做,就只是紧紧拥抱着她,感受温暖的亲密关系。

  他告诉自己,他将会好好保护她、守护着她,而她是他今生唯一的新娘。

  第四章

  景杰琴一回到维也纳,立刻接到家人从美国打来的长途电话,对于她的逃婚非常不谅解,也很生气,她足足在电话中被爷爷骂了将近三个小时。

  也因此知道在她逃婚之后,童妘默代替她,成了尹斯衍的新娘。

  这让她有种被背叛的感觉,令她感到怒火难消。

  当她知道童妘默和尹斯衍已经从台湾回到维也纳,马上驱车来到原本尹斯衍为她购置的新家。

  “杰琴!”童妘默见到多日不见的朋友,高兴的唤着她。

  啪的一声,景杰琴回报她的并不是久别重逢后的热情拥抱,而是火辣辣的一巴掌。“童妘默,亏我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,你却在背后设计我。”

  “杰琴,你听我说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她知道杰琴误会她了,她必须解释清楚。

  “事实摆在眼前,你还想狡辩。”愤怒与嫉妒掩盖了她的理智。

  “你怎能怪我,是你当初一走了之,把整个烂摊子丢给我,你叫我去哪里找一一个新娘赔给他?”

  “所以你就顺理成章代替我成了他的新娘吗?童妘默,你好无耻、好卑鄙!”

  “我无耻、我卑鄙?!”没想到好友竟是这样看她的。“是谁告诉我,她不想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?是谁要我帮她去诱惑尹斯衍,让他主动提出退婚?既然你这么不想嫁给他,我成了你的代罪羔羊,你不是该欢欣鼓舞吗?又何必如此生气。”她一直以为杰琴只是个比较自我的女孩子,没想到她竟是如此自私的人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